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
P2P网贷 > 贷款> > 0 >中钢债延期背后:钢铁业3万亿负债难解

中钢债延期背后:钢铁业3万亿负债难解

2015年10月26日


  本报记者 张龙

  “10中钢债”延期一个月,让中钢集团获得了“喘息”的时间。在舆论沸沸扬扬的时刻,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中钢集团来说,弥足珍贵。

  中钢集团内部人士称,在国家发改委的协调下,投资者同意延期,各方都处在不断的沟通中。

  中钢债风波的背后,实则有着行业拖累的因素。在中国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李新创看来,现在钢铁企业普遍困难,主业亏损严重,行业负债率在70%左右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负债总额仍然在3万亿元左右,这还不算占全国钢铁产量20%的会员外钢铁企业。

  3万亿元,这个在两年前已经呈现的债务数字,至今仍未有改观。

  痛点:负债率

  10月20日,是“10中钢债”的付息日,在付息前一日,旗下的中钢股份公告称,将以所持上市公司中钢国际的股票为债券本息追加质押担保,考虑到新增抵质押担保可能会影响债券评级和投资者回售意愿,“10中钢债”回售登记期调整为2015年9月30日至11月16日,将延期支付本期利息。

  中钢协的数据显示,7月末大中型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9.05%,同比下降0.08个百分点,但产成品库存和应收账款上升,说明企业销售困难,资金仍然紧张。

  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说,钢铁形势不好,钢铁企业资金紧张,有个别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100%,但应该还在可控范围内。但债务风险是存在的。

  2013年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升为69.4%。2014年,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8.3%,长期接近被普遍认为的70%的红线。

  在钢铁企业负债中,主要集中在银行、债券、应付账款等方面。

  “这些年因为银行对钢铁企业贷款控制较严,这几年企业债开始增多。”屈秀丽说。

  李新创表示,但银行贷款仍然是大头。

  负债俨然已经成为了钢铁企业头上挥之不去的“雾霾”。 从单个企业来看,在31家上市钢企中,截至2015年中报报告期末,有15家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70%,6家超过80%。尤其是八一钢铁,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96.16%,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为86.46%,上年末为92.46%,上升速度相当快。

  曾有一份调研称,国外钢铁上市公司偿债能力好于中国同类企业。

  在李新创看来,目前经济形势下行压力较大,钢铁需求市场萎缩,短期内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

  这样的局面形成了一定的“恶性循环”。

  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副总告诉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,今年1到8月亏损近10亿元,吨钢亏损近140元。原来的盈利条件已经不复存在。而素以精打细算著称的这家企业去年还曾盈利3亿元。

  这并不是个案。根据中钢协对101家会员企业监测的数据显示,今年1至7月,亏损企业亏损额为272.17亿元,利润率为负。亏损面接近五成。

  一家钢厂财务部门负责人说,目前,对企业债发行较之以往要宽松,发债能弥补资金流不足,而发债的成本要低于银行借贷。但现实情况是,因为行业基本面并不好,盈利能力有限,导致资产负债率上升。

  屈秀丽表示,钢铁企业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防范资金风险。加速资金周转,降低负债率和财务费用。

  钢铁业改革拉开序幕

  中钢集团并不是第一家出现债务违约风险的央企,10月13日,天威英利发布公告,该公司2010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 (10英利MTN1)应于当日到期兑付,未按期足额兑付本息,构成实质性违约。

  应该庆幸,中钢集团新增质押的中钢国际是一个不错的资产,中钢国际中报显示,截至6月底,中钢股份目前持有中钢国际2.25亿股,占总股本的35.13%。根据三季报预告,中钢国际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.66亿元至3.70亿元,同比增长407.46%至413.00%。

  用中钢协党委书记刘振江的表述:“钢铁行业进入了最困难状态”,在这样的形势下,拥有这样的优质资产已很难得。

  而对于国企改革降低企业负债的呼声亦不绝于耳。屈秀丽称,要加快企业改革,转变经营机制,建立适应市场的经营决策体系和考核激励机制。

  经济学家李迅雷[微博]更为直接:“要进行国企改革,降低国企的负债水平。”曾有专家认为,国企连续债务违约根源在于改革滞后。

  而从钢铁企业层面,改革事实上已经拉开了序幕。

  不久前,北京首钢股份有限公司公布资产重组方案,引入首钢京唐钢铁联合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股权,以资产置换方式提升其综合竞争力。

  武钢作为中国钢铁三大央企之一,继养猪计划后,再次宣布武钢子公司重工集团45名职工赴武汉化学工业区当协警,下一步还将陆续提供协警、保安和物业等300余岗位吸纳重工优秀职工。

  而此前,中钢高层向记者表示,改革的路线图将分为五步:第一步是重塑业务板块;第二步是优化管控模式;第三步是改革总部机构;第四步是优化人员配置;最后一步是完善体制机制。

  对于庞大的央企而言,能实施这样的自我变革并非易事。好在成果已经显现,中钢旗下的上市公司中钢天源此前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,开始了改革和转型的步伐。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中钢国际接连签约了俄罗斯电解锰、阿尔及利亚短流程综合钢厂、马拉维40MW水电站、印度尼西亚DBM公司热轧搬迁等一批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下的海外重点工程项目。

  对于钢铁的改革,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认为,国有企业的机制问题,是活力和竞争力的根本问题,要建立经理人制度,形成经营者能上能下、人员能进能出、收入能增能减的市场化机制。

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客服进行删除处理!
  • 相关新闻
  • 相关问答
  • 相关文章
广告图